您現在的位置:  華中科技大學校史網首頁  >  口述歷史  >  正文

        王立清:憶朱民親同志

        點擊次數:  發布時間:2014-05-06 08:15:37 編輯:校史研究室

        朱民親,曾任華中工學院副院長,主要分管學院后勤、保衛工作。他以身作則,平易近人,經常深入基層了解情況。在節假日,常親自帶領同志到后勤、教學、生活單位檢查安全措施和治安保衛工作,以便能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同時注重對手下同志的思想政治教育,并關心他們的生活,深得同志們的愛戴。


        戎馬一生,獲譽“常勝師長”


        朱民親,又名明清,1908年出生于湖北天門市楊場鄉幺屋臺貧農家庭。6歲入私塾,幼年喜習武,17歲輟學就耕。1927年參加革命,1931年入黨,曾人任京山縣區、縣委書記,中國工農紅軍排、連、營長。一次與敵人展開白刃戰,一連擊斃3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攻打瓦廟集時,他積極組織擔架隊,帶頭運送軍糧,受到賀龍的稱贊和特委的表彰。


        隨二方面軍參加二萬五千里長征后,1937年,朱民親任八路軍一二零師一支隊政治部主任,一二零師團政委,黃河司令部副政委。1941年1月,任師特務團政委。1944年2月,兼任特務團團長。1946年4月起,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民主聯軍西滿軍區三分區政委,第七縱隊二十一師政委,第四野戰軍四十四軍一三二師師長、政委。參加了四平、錦州和沈陽戰役,解放海南島等戰役。數十年南征北戰,出生入死,戰斗中,他身先士卒,屢戰皆捷,榮膺“常勝師長”盛名。在錦州戰役戰場時,他發現一敵降兵逃跑,行跡十分可疑,立即帶兵追趕,將其生俘,經審訊原是錦州守敵的一個師長。1949年起,朱民親歷任廣州警備司令部參謀長,廣東省邊防局長、邊防軍司令員、政委,公安部隊十師政委等職。在長期革命斗爭中,5次負傷,9次立功授獎,榮獲二級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解放勛章。



        艱苦奮斗,工作一絲不茍


        1954年,朱民親任防化兵預備學校校長,曾帶領學員支援廣東省佛山地區修筑水庫,治理水患。1959年3月,朱民親調任湖北省化學工業廳副廳長。同年冬參加湖北農村工作調查團,因如實匯報農村存在的問題而受挫。在“反右傾”運動中,受到行政降級處分。1962年平反,恢復原級別(行政8級)。1963年2月,朱民親調任華中工學院副院長。1964年11月25日,病逝于上海。


        朱民親對待工作嚴肅認真,一絲不茍。1961年在他任湖北省化工廳副廳長兼化工學院院長、書記時,省委決定化工學院要搬遷,他便讓部分干部先下去,自己在生活條件艱苦的情況下,干了大半年,一直到患上黃疸肝炎才回武漢治療。1962年6月,他剛到華中工學院時,身體尚未痊愈,院黨委很關心他的健康,要他好好休息,他仍帶病工作,而且經常到農場、食堂去與同志們談心。原來有幾位不安心工作的工人說,院領導工作這樣深入細致,這樣關心我們,我們一定安下心來,好好工作。在他病重住院時,還經常關心學校發展建設,有時還感嘆:“我到華中工學院時間很短,沒做多少事,只要我病稍好一點,就回校工作?!?/P>


        “民親同志不僅根據斗爭形勢及時給我們提出任務,而且還十分注意教給我們完成任務的方法?!北Pl科的老同志回憶道。保衛科的工作政策性比較強,因而有大的事情要決定的時候,他總是非常謹慎。每當有同志出現麻痹情緒放松工作的時候,朱民親總是用階級斗爭的道理教育他們;而一旦發現有急躁情緒的苗頭,他又以黨的政策觀點,給予耐心勸服。


        除了工作,朱民親還很關心同志們政治和思想上的進步?!懊慨斘覀児ぷ饔龅嚼щy、缺乏勇氣的時候,他就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勉勵我們,并講述他們在萬里長征的時候是怎樣信心百倍地去奪取勝利的故事來鼓勵我們繼續努力;當發現我們有自滿情緒的時候,他就用毛主席的‘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來教育我們;當發現有個別同志為了個人得失而產生思想波動時,他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許多同志在革命斗爭的艱苦歲月里為祖國的前途、人們的解放而獻出生命的英雄形象來啟發、引導,提高同志們的階級覺悟?!北Pl處的同志在工作中還時?;叵肫鹬烀裼H對大家的教誨。


        朱民親同志還很重視對孩子們的教育,常以新舊社會的對比教育孩子認識今天的幸福來之不易,要他們繼承革命事業,為革命勤奮學習,嚴格要求,軍事化管理。據朱民親的二兒子朱松江回憶,高一的時候自己學習不用功,期中考試有幾門只得了兩分。朱民親嚴厲地批評了他。朱民親說:“現在這么好的學習條件,你還不用功學習,不要求進步,怎么對得起黨和人民的培養和期望,怎么能接革命的班?”


        “軍事化作風,媽媽般心腸”


        我從1953年開始擔任朱民親的秘書,由于業務能力強、政治過硬,深受朱民親賞識。1958年朱民親從部隊轉業,我仍然留在部隊。朱民親擔任華中工學院副院長時,特地去部隊把我調到了華中工學院,他當時說:“我要這個人,是因為學院思想政治方面需要這方面人才?!焙髞?,我來到了華中工學院,任電機系(現電氣學院)的黨總支副書記,一直在華工工作到1985年退休。


        朱民親做事鐵面無私,不開后門。在湖北任職期間,其家鄉有親屬要求他設法安排工作,他總是規勸說:“農村是個廣闊天地,也需要人,你們不能因有我而感到特殊?!?/P>


        我對朱民親的評價是“軍事化作風,媽媽般心腸”。他做事雷厲風行,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成功,這和他在部隊呆了很多年是有密切聯系的。他生活上很艱苦樸素,就喜歡吃辣椒,從來不大吃大喝。對人很好,如有家庭困難的同事回家探親,他會準備一些特產讓其帶回去,有時還會送一些路費?!皩Υ覀円埠芎?,犯了錯誤批評的時候態度很好,我們家小孩很多衣服也都是他送的?!蔽襾淼饺A工后,還經常聽到苗圃工人、食堂炊事員和其他與朱民親接觸過的同志對朱民親的稱贊。


        遺憾的是,我1964年10月來到華工,當時朱民親已經因病去醫院治療,一直到去世我都沒再見到他?!皼]有緣啊,他讓我來的,結果我來了,他又走了?!?/P>


        朱民親同志為黨為人民貢獻了自己的一生!我們永遠懷念他!

        (王立清,電氣學院退休教師,曾任電氣學院黨總支副書記。本文由朱民親兒子朱東風幫忙修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武漢美術網 高考網 范文網 第一范文
        购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