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中科技大學校史網首頁  >  口述歷史  >  正文

        朱嘉象:同濟前輩在廣西和貴陽的一次講學

        點擊次數:  發布時間:2018-11-01 14:50:54 編輯:校史研究室

        2016年我在回顧父親朱通伯職業生涯的時候,在網上看見《廣西通志·科學技術協會志》里有這樣的記載:“1957816日至24日,中華醫學會廣西分會邀請中華醫學會武漢分會訪問團到南寧作學術報告。骨科專家朱通伯作《骨折治療》、金士翱大夫作《降溫麻醉》 、鄒文彬大夫作《心臟血管外科治療》、夏穗生大夫作《肝葉切除》4項專題報告, 聽眾共1000多人次?!?/span>

        這一發現令我好奇,因為父親從未同我們講過這件事情。

        2017年秋天我們幾個同濟醫學院年過花甲的子弟:章道恒(同濟醫學院1931屆校友、德國醫學博士章元瑾之子)、陳英漢(同濟附中1927屆校友、德國醫學博士陳任之子)攜妻瞿惠明、杜漢生(同濟醫學院1933屆校友、德國醫學博士杜公振之子)、陳華(同濟醫學院1942屆校友陳夏豐和1948屆校友曾舜華之女)、郭敏(同濟醫學院1949屆校友郭俊淵和吳頌之之女)、 朱嘉象(同濟醫學院1943屆校友朱通伯和1945屆校友顏小瓊之子)攜妻劉南,相約去當年四川宜賓、李莊踏訪前輩足跡。做旅行功課時,同濟醫學院院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陳英漢給我傳來一篇麻醉學前輩專家金士翱教授的回憶文章《李莊學習往事》。拜讀以后,我很佩服金前輩的記憶力和責任心,他把在李莊求學時的往事記錄下來留給后輩分享,真是不容易。他的多數同輩人(包括我父母在內)由于這樣那樣的原因,沒能做到這點。英漢兄說,金士翱教授年逾九秩,仍然思維敏捷,記憶力很好,且健談。我請英漢兄問問金前輩,是否愿意跟我們講講李莊的往事。英漢聯系后答復我說,金前輩已慨然應允。

        于是我在去李莊前,先到武漢,于1021日(星期六)上午隨英漢兄去了金士翱教授家。我去拜訪金前輩,不光是想聽他回憶李莊的故事,同時還想問問他們50年代那次廣西講學之行的情況。見到金前輩時,發現他不僅思路清晰,動作也很利索。我以前很少親眼見到這樣健康的高齡長輩。

        金士翱教授興致勃勃地跟我們講了他的求學之路,同濟在李莊前后的經過,同濟醫學院幾十年來的風風雨雨,八十年代他到德國進行學術交流的事情等等。講了這些后,他笑著對我說:“有件事情你可能還不知道,1957年我和你爸爸一起到廣西和貴陽去講過學的……”聽到這話,我連聲應道:“是啊,是啊,我正想問您這件事呢!”心里暗自稱奇:莫非真有心靈感應嗎?我們來之前并沒有告訴他我要了解此事啊。

        老人家給我們講了那件事的來龍去脈:

        1957年,中華醫學會廣西分會和貴陽分會向中華醫學會請求,派專家去講學,幫助西南落后省份發展醫療衛生事業。中華醫學會將此任務交給了中華醫學會武漢分會(當時湖北分會還未成立)。武漢分會便派時任中華醫學會武漢分會秘書長、武漢市立第二醫院外科主任高有炳教授任組長,帶領由高有炳、朱通伯(武漢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骨科)、鄒文彬(武漢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胸腔外科)、夏穗生(武漢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腹部外科)、金士翱(武漢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麻醉科)五位專家組成的中華醫學會武漢分會講學團赴廣西、貴州講學。高有炳先生是同濟大學醫學院1939屆畢業生,是朱通伯等人的學長,同濟醫學院遷至武漢更名為武漢醫學院后,他又擔任了武漢醫學院的兼職教授,與兩個附屬醫院素有工作聯系。

        五人講學團于當年8月中旬從武漢出發,途經桂林作短暫停留后,就到南寧開始參加手術、講學。他們在南寧的手術示范和講學歷時約一星期,結束后去了柳州。從柳州乘火車經貴州都勻到貴陽。金前輩說,從柳州到都勻的一段,火車要爬坡,前面一個機車拖拉,后面一個機車頂推,走得很慢。到了貴陽后又是開刀,又是作學術報告。忙碌了兩三天,結束工作后,要從貴陽去重慶,乘長江渝漢班輪回武漢。當時貴陽到重慶沒有火車,只能坐長途汽車或乘飛機。貴陽方面的東道主說汽車路上不好走,很辛苦也很費時間,建議他們坐飛機。于是他們就乘飛機從貴陽去了重慶。金士翱教授說,那是他人生第一次乘飛機,所以印象深刻。他們那次去廣西和貴陽的講學工作前后歷時半個多月。

            轉眼間過去了大半年。上個星期在我父親百歲冥誕的日子里,我又在電腦里瀏覽太太幾年前幫我掃描的父母老照片。每次看到有些照片里不認識的人物,不清楚其背景時,我總是有些悵然——父母不在了,再也無人可問了!這次又看到幾張五人合影的老照片時,腦子里好像突然觸了電,啟動了聯想功能,一下子開了竅:哈哈,那不是高有炳先生嗎?!那不是金士翱先生嗎?!那不是夏穗生先生嗎?!除了我父親外,剩下的那一位一定是鄒文彬先生了!這幾張照片正是他們五人19578月在南寧和貴陽講學時的留影?。。▓D1–3

        1 武漢外科講學團19578月在南寧。左起:高有炳, 朱通伯, 金士翱, 鄒文彬, 夏穗生

        2 武漢外科講學團19578月在南寧。左起:朱通伯, 高有炳, 鄒文彬, 金士翱, 夏穗生

        3 武漢外科講學團19578月下旬結束在廣西、貴陽的講學, 歸途中于貴陽機場。

        左起:高有炳, 夏穗生, 朱通伯, 金士翱, 鄒文彬

        4  國立同濟大學附設中美醫院全體醫師攝影(1948730日)

        一排左起:1.顧泉生2.崔雋生3.裘法祖4.過晉源5.陳任6.林竟成7.宋名通8.李寶實9.屠開元

                  10.陶桓樂11.杜公振12.楊述祖

        二排左起:1.袁樹聲2.蔣先惠3.王辨明4.吉民生5.王兆椿6.段生福7.武忠弼8.陳其三9.王心禾

                  10.童爾昌11.耿兆麟12.邵丙揚 13.黃潮海 14. xxx

        三排左起: 1.黃忠璋 2.李暉 3.儲宗瀛 4.王克峻 5.徐增祥 6.xxx 7.錢元贊 8.尤振 9.薛興堯

                  10.徐新六11.包尚恕 12.鄒文彬 13.魏能潤 14.黃嘉裳

        四排左起:1.趙華月2.曾舜華3.但功漫4.何伯貽5.錢振坤6.陳素琴7.楊宜弟8.盧琇9.陸星璇

                  10.劉新華11.黃祝妗


        照片里幾位前輩中,高有炳先生年齡稍長,時年44歲。我父親朱通伯先生次之,39歲。鄒文彬先生35歲,金先生和夏先生大約還不到35歲。都正是年輕有為,學有專長,回饋社會的年華。在此后的幾十年中,父親與其學長高有炳先生之間于公于私一直友好交往。兩人皆享年耋耄,得以壽終。因在實踐和理論方面對中國骨科事業發展作出的貢獻,父親朱通伯教授在全國幾代骨科同行中享有聲望,被譽為“我國現代骨科學的奠基人之一”。

        金士翱教授成為中國著名麻醉學家,連任第二、三、四屆中華醫學會麻醉學會副主任委員,因其在中國麻醉學領域的卓越貢獻,2009年被中華醫學會麻醉學分會授予“麻醉學杰出貢獻獎”,2010年又獲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終身成就獎”。

        夏穗生教授成為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的開創者,成果累累,享有國際聲譽。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父親還曾與金士翱教授、夏穗生教授等一起參加編寫《黃家駟外科學》、全國高等醫學院校統編教材《外科學》。

        五人中的鄒文彬先生是山東威海人,四十年代初考入遷到李莊的同濟大學工學院,后轉讀醫學院,1948年在上海畢業于同濟大學醫學院。鄒文彬先生聰明能干,才華出眾,德語、英語都很棒,有領導能力,業務方面會做、會講、會寫,是五十年代武醫附二院心臟血管外科的骨干。鄒文彬先生的太太但功漫是他的同班同學,武醫附二院婦產科醫生。鄒、但夫婦育有兩個兒子。鄒文彬先生于1959年初夏不幸去世。不久,但功漫醫生被調離,去了河南。幾年后,但功漫醫生因癌癥病故。他們的兩個兒子由但功漫的同事和好友、一起調到河南的徐友梅醫生撫養成人。兩個兒子長大后把父母的骨灰葬到了一起,并找父母當年的同學、同事了解父親鄒文彬的生平。徐友梅醫生是同濟醫學院1949屆畢業生,比鄒文彬和但功漫低一屆,與金士翱教授同班。她打電話給老同學金士翱教授,請他幫忙。金教授欣然接受了老同學的委托,不辭辛勞,多方調查,整理出了一份鄒文彬生平簡介,寄給徐友梅醫生,請她轉給鄒文彬之子但寧。

        我細細端詳著拍攝于1948730日的“國立同濟大學附設中美醫院全體醫師攝影” (圖4)里與我素昧平生的鄒文彬(第三排右三)和但功漫(第四排左三)兩位前輩。他們那時候剛剛從同濟醫學院畢業,風華正茂,一表人才??上煊胁粶y風云,英年早逝。

        前賢難忘,是以記之。


        (作者:朱嘉象,德國工學博士,任職于德國工業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武漢美術網 高考網 范文網 第一范文
        购乐彩